当当李国庆:做区块链项目要准备好走5-8年的辛苦路

从去年传出开始接触区块链的消息开始,外界对于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将以怎样的姿态进军区块链一直抱有极大的好奇。就在11月中旬,由李国庆投资的CRYSTO(水晶)垂直公链生态旗下应用指阅DAPP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签署了基于DCI体系的版权登记、版权监测及版权维权的合作框架协议,李国庆正式宣布进军区块链。

7月份正式搭建团队,做应用要走5到8年的辛苦路,几年累计亿万用户跑通数万个DAPP ……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是CRYSTO(水晶)团队对区块链+无形资产产业到底能做些什么的思考,更饱含着深耕内容及出版领域19年的李国庆在区块链领域的信心。李国庆聊了聊他对区块链的思考。

问:什么契机促使您打算开始介入并真正布局区块链行业?

李国庆:CRYSTO(水晶)团队从7月份开始筹备、撰写白皮书、搭建团队,而我看着他们快速成长。我觉得做应用肯定要走一条漫长的路,5年、8年艰苦的路还是要走,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希望引起区块链行业的投资者和引起整个创作者、广泛的作者无形资产拥有者能够来关注我们,一起共商、共建、共享。

问:目前在区块链+内容文创领域中,您更关心的方向是什么?

李国庆:一个是版权问题。在中国,盗版问题十分严重,没有一个公开、高效的版权确权方式,盗版维权成本又高。第二个把整个大的文创资产、无形资产从版权怎么能够跟金融过去的鸿沟给它打通。CRYSTO(水晶)做的正好包含这两块的事,所以我非常欣赏。

问:从年初投资区块链公司至今,您觉得这一年区块链行业的变化有哪些?

李国庆:我觉得原来大家都抱着高大上的美好愿望,当然也就非常空泛,不落地。但是前一段我对智能合约分布式存储进行了探索,把观念、赋能、激励这些理念都闯过,各行各业我觉得如果能与这个技术结合非常好,但是有了理念就得落地,所以我觉得水平公链遇到的挑战,正好是CRYSTO(水晶)做垂直公链的一个机会。我和CRYSTO(水晶)团队都希望在整个生态里面能够带起一个新的商机。

问:有看法称现在互联网时代已结束,区块链时代即将开启,您对这种观点有什么看法?

李国庆:其实我和CRYSTO(水晶)团队也在不断学习,我觉得很多别的行业比如百货业,你说去中心化和通证经济怎么更解决了成本和效率问题?我还在思考,但是在知识产业内容产业,我觉得去中心化的机会非常大,非常有信心。

问:您认为区块链行业与互联网行业各有什么特点?

李国庆:第一,过去互联网时代激烈竞争,中心化企业管理形式的独裁化,老板一人的决断力变得很高。第二,对骨干员工的依赖性很强。第三大量的烧资本,资本清空市场。在区块链时代,我以内容产业为例,我觉得这三个条件全变了。一个是CRYSTO(水晶)核心团队都是共商,都是大家决策投票,第二,不是依赖某个或者某群能人,而是依赖整个开放平台的建设者们来自治,这样公司的管理者、初始的决策者担子会快速变得越来越轻,这个平台会越来越好。第三也不是依赖资本的游戏,依赖少数几个具有见识和雄心的资本投资心惊肉跳的烧钱,而是共济共商共建共享,整个区块链因为本质上是具有金融属性的,它在获得资金等各方面,我觉得比PC互联网、比传统互联网会来得更快更容易,不再是烧钱的游戏。

与传统产业相比,互联网已经走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合伙人制、股权激励、重视知识资本等等,但是我觉得到区块链不是内部合伙人制了,而是社区共治,整个社区平台各方面的参与者都一起获得权利、获得激励、获得利益。我觉得这一块跟互联网有巨大的不同。

问:能在这两个时代成功的创业者都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李国庆:好问题。我觉得无论是什么时代,创业成功者一定要有激情,他得热爱项目;要有敏锐的洞察力,在市场中能够选择合适的创业方向;要懂用户,要能够体察和挖掘用户的痛点,更要勤奋努力,踏实认真。而这些,我觉得马铭泽都能够做到。他拥有15年互联网从业经验,丰富的GR 经历。曾任当当助理总裁、无线事业部总经理、文化产业董事长。领导当当网从PC 向无线的转型,仅用了3 个月的时间里,使当当无线获客成本下降40%,转化率提升200%,销售额增长300%。全国多个省、城市达成政府与当当的合作项目,获得多项政府文化大力扶持,弘扬了当当的社会美誉度。

问:与其他平台相比,您认CRYSTO(水晶)和指阅会有哪些特点和优势?

李国庆:CRYSTO(水晶)打造的是一个无形资产领域的垂直公链,他们拥有一个大型的完整的生态布局,有公开透明的金融平台的搭建,CRYSTO(水晶)将对参与生态共建的各方提供支持,只要具有版权确权、分发定价、权益碎片化交易、权益证券化等需求的行业,都能够基于CRYSTO公链及智能合约系统简单快捷地打造符合自身需求的DAPP,利用通证激励和交易与CRYSTO公链发生经济交互。

而指阅,通过社群读书、社交选书、内容二次创作的特色功能,区别于其他同类型应用,而且指阅在写作、评论、分享、阅读等环节的激励模式,将提升平台效率,扩大用户认知。

团队过去的创业经历中积累的跟作者作家的关系,团结他们、带领他们、推动他们,然后有一天被他们推动、被他们引领,我觉得跟他们的关系上是天然的,能够赢得他们初始的信任,然后推动规则的建立,这方面正是CRYSTO(水晶)和指阅团队独特的能力。

问:与互联网的发展历程相类比的话,区块链行业目前处于哪个发展阶段?

李国庆:互联网20年,目前区块链很像第一个两年。当下区块链的发展状况我想起了1996到1999这两三年的互联网,可以说还只是第一阶段。但无疑区块链的效率要远高于互联网,它能将平台发展十年路程变成三年。

问:您认为在什么时间节点上区块链能够迎来大规模的爆发?

李国庆:在内容行业,我觉得把版权、作者、读者跟购买者变成一个生产消费合作社,这个时间节点应该很快会到来,可能两年时间我们就能看到数以千个作者、数以万个DAPP在CRYSTO(水晶)垂直公链跑起来,另外网络文化创意产业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无法打通与金融之间存在的鸿沟,很多优秀的作品由于没有得到好的融资支持胎死腹中,版权垂直公链的应用也是这个行业各个要素环节都特别迫切需要的。

问:您觉得未来内容文创产业的DAPP的用户画像会是什么样的?

李国庆:对于CRYSTO(水晶)来说,无论是已经成型的业态,例如出版业、影视业等;或新兴的,正在形成市场的业态,如短视频、短文等;亦或是现有的未形成市场的,定价缺失的业态,例如名人时间、机会资产等,对于这些业态有需求的用户,比如有创作表达欲望的、有阅读需求的、追星的、有粉丝的、对于在某一领域有独到见解的大V、有曝光需求的用户,都能够成为未来文创产业DAPP的用户。文创产业的DAPP将有上万个,能够容纳的用户也是上亿量级的。而马铭泽的能力我是非常了解的,有战略高度,管理过几亿用户、百亿级销售额规模,所以,我选择相信他和他的团队。

问:区块链会成为您未来关注的重心吗?

李国庆:会。除了内容产业,我还在思考教育产业怎么与区块链行业相结合。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当当李国庆:做区块链项目要准备好走5-8年的辛苦路

从去年传出开始接触区块链的消息开始,外界对于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将以怎样的姿态进军区块链一直抱有极大的好奇。就在11月中旬,由李国庆投资的CRYSTO(水晶)垂直公链生态旗下应用指阅DAPP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签署了基于DCI体系的版权登记、版权监测及版权维权的合作框架协议,李国庆正式宣布进军区块链。

7月份正式搭建团队,做应用要走5到8年的辛苦路,几年累计亿万用户跑通数万个DAPP ……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是CRYSTO(水晶)团队对区块链+无形资产产业到底能做些什么的思考,更饱含着深耕内容及出版领域19年的李国庆在区块链领域的信心。李国庆聊了聊他对区块链的思考。

问:什么契机促使您打算开始介入并真正布局区块链行业?

李国庆:CRYSTO(水晶)团队从7月份开始筹备、撰写白皮书、搭建团队,而我看着他们快速成长。我觉得做应用肯定要走一条漫长的路,5年、8年艰苦的路还是要走,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希望引起区块链行业的投资者和引起整个创作者、广泛的作者无形资产拥有者能够来关注我们,一起共商、共建、共享。

问:目前在区块链+内容文创领域中,您更关心的方向是什么?

李国庆:一个是版权问题。在中国,盗版问题十分严重,没有一个公开、高效的版权确权方式,盗版维权成本又高。第二个把整个大的文创资产、无形资产从版权怎么能够跟金融过去的鸿沟给它打通。CRYSTO(水晶)做的正好包含这两块的事,所以我非常欣赏。

问:从年初投资区块链公司至今,您觉得这一年区块链行业的变化有哪些?

李国庆:我觉得原来大家都抱着高大上的美好愿望,当然也就非常空泛,不落地。但是前一段我对智能合约分布式存储进行了探索,把观念、赋能、激励这些理念都闯过,各行各业我觉得如果能与这个技术结合非常好,但是有了理念就得落地,所以我觉得水平公链遇到的挑战,正好是CRYSTO(水晶)做垂直公链的一个机会。我和CRYSTO(水晶)团队都希望在整个生态里面能够带起一个新的商机。

问:有看法称现在互联网时代已结束,区块链时代即将开启,您对这种观点有什么看法?

李国庆:其实我和CRYSTO(水晶)团队也在不断学习,我觉得很多别的行业比如百货业,你说去中心化和通证经济怎么更解决了成本和效率问题?我还在思考,但是在知识产业内容产业,我觉得去中心化的机会非常大,非常有信心。

问:您认为区块链行业与互联网行业各有什么特点?

李国庆:第一,过去互联网时代激烈竞争,中心化企业管理形式的独裁化,老板一人的决断力变得很高。第二,对骨干员工的依赖性很强。第三大量的烧资本,资本清空市场。在区块链时代,我以内容产业为例,我觉得这三个条件全变了。一个是CRYSTO(水晶)核心团队都是共商,都是大家决策投票,第二,不是依赖某个或者某群能人,而是依赖整个开放平台的建设者们来自治,这样公司的管理者、初始的决策者担子会快速变得越来越轻,这个平台会越来越好。第三也不是依赖资本的游戏,依赖少数几个具有见识和雄心的资本投资心惊肉跳的烧钱,而是共济共商共建共享,整个区块链因为本质上是具有金融属性的,它在获得资金等各方面,我觉得比PC互联网、比传统互联网会来得更快更容易,不再是烧钱的游戏。

与传统产业相比,互联网已经走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合伙人制、股权激励、重视知识资本等等,但是我觉得到区块链不是内部合伙人制了,而是社区共治,整个社区平台各方面的参与者都一起获得权利、获得激励、获得利益。我觉得这一块跟互联网有巨大的不同。

问:能在这两个时代成功的创业者都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李国庆:好问题。我觉得无论是什么时代,创业成功者一定要有激情,他得热爱项目;要有敏锐的洞察力,在市场中能够选择合适的创业方向;要懂用户,要能够体察和挖掘用户的痛点,更要勤奋努力,踏实认真。而这些,我觉得马铭泽都能够做到。他拥有15年互联网从业经验,丰富的GR 经历。曾任当当助理总裁、无线事业部总经理、文化产业董事长。领导当当网从PC 向无线的转型,仅用了3 个月的时间里,使当当无线获客成本下降40%,转化率提升200%,销售额增长300%。全国多个省、城市达成政府与当当的合作项目,获得多项政府文化大力扶持,弘扬了当当的社会美誉度。

问:与其他平台相比,您认CRYSTO(水晶)和指阅会有哪些特点和优势?

李国庆:CRYSTO(水晶)打造的是一个无形资产领域的垂直公链,他们拥有一个大型的完整的生态布局,有公开透明的金融平台的搭建,CRYSTO(水晶)将对参与生态共建的各方提供支持,只要具有版权确权、分发定价、权益碎片化交易、权益证券化等需求的行业,都能够基于CRYSTO公链及智能合约系统简单快捷地打造符合自身需求的DAPP,利用通证激励和交易与CRYSTO公链发生经济交互。

而指阅,通过社群读书、社交选书、内容二次创作的特色功能,区别于其他同类型应用,而且指阅在写作、评论、分享、阅读等环节的激励模式,将提升平台效率,扩大用户认知。

团队过去的创业经历中积累的跟作者作家的关系,团结他们、带领他们、推动他们,然后有一天被他们推动、被他们引领,我觉得跟他们的关系上是天然的,能够赢得他们初始的信任,然后推动规则的建立,这方面正是CRYSTO(水晶)和指阅团队独特的能力。

问:与互联网的发展历程相类比的话,区块链行业目前处于哪个发展阶段?

李国庆:互联网20年,目前区块链很像第一个两年。当下区块链的发展状况我想起了1996到1999这两三年的互联网,可以说还只是第一阶段。但无疑区块链的效率要远高于互联网,它能将平台发展十年路程变成三年。

问:您认为在什么时间节点上区块链能够迎来大规模的爆发?

李国庆:在内容行业,我觉得把版权、作者、读者跟购买者变成一个生产消费合作社,这个时间节点应该很快会到来,可能两年时间我们就能看到数以千个作者、数以万个DAPP在CRYSTO(水晶)垂直公链跑起来,另外网络文化创意产业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无法打通与金融之间存在的鸿沟,很多优秀的作品由于没有得到好的融资支持胎死腹中,版权垂直公链的应用也是这个行业各个要素环节都特别迫切需要的。

问:您觉得未来内容文创产业的DAPP的用户画像会是什么样的?

李国庆:对于CRYSTO(水晶)来说,无论是已经成型的业态,例如出版业、影视业等;或新兴的,正在形成市场的业态,如短视频、短文等;亦或是现有的未形成市场的,定价缺失的业态,例如名人时间、机会资产等,对于这些业态有需求的用户,比如有创作表达欲望的、有阅读需求的、追星的、有粉丝的、对于在某一领域有独到见解的大V、有曝光需求的用户,都能够成为未来文创产业DAPP的用户。文创产业的DAPP将有上万个,能够容纳的用户也是上亿量级的。而马铭泽的能力我是非常了解的,有战略高度,管理过几亿用户、百亿级销售额规模,所以,我选择相信他和他的团队。

问:区块链会成为您未来关注的重心吗?

李国庆:会。除了内容产业,我还在思考教育产业怎么与区块链行业相结合。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币安11月19日-11月25日周报

1.币安 (www.binance.co)主页上线BNB应用场景板块;

2.资金流向功能上线H5端;

3.币安举办三场线下见面会:中国山东、印度、菲律宾;

4.BinanceInfo 新增VC、ICO模块、项目机构主页;更新74份第三方报告

5.(币安研究院)发布Pundi X研报;

6.(币安孵化器)投资总监Benj出席“NODE Tokyo 2018”峰会;

7.币安慈善基金会(BCF)负责人海宇出席上海#中欧全球影响力投资论坛# 并发表演讲;

8.(币安学院)发布3个区块链相关教学内容;

9.Trust Wallet 支持 ICON(ICX)主网。

10.币安在泰国:2018年11月26日至27日,Beyond Blocks Summit Bangkok 2018在曼谷举行。本次会议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1,500名与会者参与,其中包括40多位国际演讲者。币安CFO周玮出席,并围绕全球区块链市场的现状、区块链技术发展、区块链行业投融资、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与监管等议题展开广泛而深入的探讨。周玮表示:“目前的市场现状受到各方的关注和讨论,事实上,机构投资者更看好长线,而新的好项目会带动市场,甄别优质项目仍然非常重要。

币安11月19日-11月25日周报

1.币安 (www.binance.co)主页上线BNB应用场景板块;

2.资金流向功能上线H5端;

3.币安举办三场线下见面会:中国山东、印度、菲律宾;

4.BinanceInfo 新增VC、ICO模块、项目机构主页;更新74份第三方报告

5.(币安研究院)发布Pundi X研报;

6.(币安孵化器)投资总监Benj出席“NODE Tokyo 2018”峰会;

7.币安慈善基金会(BCF)负责人海宇出席上海#中欧全球影响力投资论坛# 并发表演讲;

8.(币安学院)发布3个区块链相关教学内容;

9.Trust Wallet 支持 ICON(ICX)主网。

10.币安在泰国:2018年11月26日至27日,Beyond Blocks Summit Bangkok 2018在曼谷举行。本次会议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1,500名与会者参与,其中包括40多位国际演讲者。币安CFO周玮出席,并围绕全球区块链市场的现状、区块链技术发展、区块链行业投融资、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与监管等议题展开广泛而深入的探讨。周玮表示:“目前的市场现状受到各方的关注和讨论,事实上,机构投资者更看好长线,而新的好项目会带动市场,甄别优质项目仍然非常重要。

关于USDT市场更名为Stable市场(USDⓈ)的公告

亲爱的币安用户:

为更好的服务用户,提供更多稳定币(Stablecoin)交易,币安已将USDT市场更名为Stable市场(USDⓈ),后续币安将开放更多交易对,敬请期待!

注意:USDⓈ代指交易市场,并不是某个币种的简称。

感谢您对币安的支持!

币安团队

关于USDT市场更名为Stable市场(USDⓈ)的公告

亲爱的币安用户:

为更好的服务用户,提供更多稳定币(Stablecoin)交易,币安已将USDT市场更名为Stable市场(USDⓈ),后续币安将开放更多交易对,敬请期待!

注意:USDⓈ代指交易市场,并不是某个币种的简称。

感谢您对币安的支持!

币安团队

BCH算力战难决胜负

11月16日,BCH ABC成功挖出分叉后的第一个区块,自此BCH分叉正式完成。尽管BCH ABC和BCH SV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但是到底谁是真正的BCH,谁是最长链至今没有定论。

在此次分叉中吴忌寒阵营和“澳本聪”阵营相同的最后一个区块的高度为556766,且由代表“澳本聪”一方的SVPool挖出。此后,吴忌寒阵营的Bitcoin.com挖出了高度为556767的区块,也就是分叉后的第一个区块,但“澳本聪”阵营的Bitcoin SV一直没有出块,而且一直持续到吴忌寒阵营连续出了好几个区块。

此后,吴忌寒阵营出块速度大多时间都保持领先,偶有落后于“澳本聪”阵营的出块速度。截至11月23日1点07分,吴忌寒阵营的BCH ABC区块高度为557824,领先“澳本聪”阵营的BCH SV 4个区块。双方的争夺扔在胶着状态。

据数据显示,目前BCH ABC持有45%的算力,而BCH SV则持有55%的算力。与此相反,在节点数和支持公司数据上,BCH ABC大幅领先BCH SV。BCH ABC拥有69%的节点数和72%—98%的公司支持,BCH SV只有20%的节点数和45%—47%的公司支持。

据媒体报道,Nchain的CEO Jimmy Nguyen表示,一场算力战的输赢不是仅仅由通过短期“租赁”的算力来决定的。他说,这样做会导致安全风险,为了给BCH的矿工和用户提供安全保障,他们将在BCH网络上以合法的,持久的姿态进行长期作战,在这一点上是优于比特币ABC的。

和BCH算力战一样无休无止的还有币价的下跌趋势。据火币数据显示,BTC从BCH分叉前的6500美元左右,经过不到10天的时间,跌倒了4200美元左右,跌幅达30%以上。BCH价格则从分叉前的高点650美元左右,跌倒了当前的200美元左右,跌幅达70%。而且,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下跌趋势扔在继续,并没有企稳的迹象。

BCH算力战难决胜负

11月16日,BCH ABC成功挖出分叉后的第一个区块,自此BCH分叉正式完成。尽管BCH ABC和BCH SV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但是到底谁是真正的BCH,谁是最长链至今没有定论。

在此次分叉中吴忌寒阵营和“澳本聪”阵营相同的最后一个区块的高度为556766,且由代表“澳本聪”一方的SVPool挖出。此后,吴忌寒阵营的Bitcoin.com挖出了高度为556767的区块,也就是分叉后的第一个区块,但“澳本聪”阵营的Bitcoin SV一直没有出块,而且一直持续到吴忌寒阵营连续出了好几个区块。

此后,吴忌寒阵营出块速度大多时间都保持领先,偶有落后于“澳本聪”阵营的出块速度。截至11月23日1点07分,吴忌寒阵营的BCH ABC区块高度为557824,领先“澳本聪”阵营的BCH SV 4个区块。双方的争夺扔在胶着状态。

据数据显示,目前BCH ABC持有45%的算力,而BCH SV则持有55%的算力。与此相反,在节点数和支持公司数据上,BCH ABC大幅领先BCH SV。BCH ABC拥有69%的节点数和72%—98%的公司支持,BCH SV只有20%的节点数和45%—47%的公司支持。

据媒体报道,Nchain的CEO Jimmy Nguyen表示,一场算力战的输赢不是仅仅由通过短期“租赁”的算力来决定的。他说,这样做会导致安全风险,为了给BCH的矿工和用户提供安全保障,他们将在BCH网络上以合法的,持久的姿态进行长期作战,在这一点上是优于比特币ABC的。

和BCH算力战一样无休无止的还有币价的下跌趋势。据火币数据显示,BTC从BCH分叉前的6500美元左右,经过不到10天的时间,跌倒了4200美元左右,跌幅达30%以上。BCH价格则从分叉前的高点650美元左右,跌倒了当前的200美元左右,跌幅达70%。而且,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下跌趋势扔在继续,并没有企稳的迹象。